时尚新闻

登陆火星有多少关于人心或技术的未知的问题,执行起来

现在,虽然我们对人类心智有了稍稍多点的了解,但有关人类会怎样应对与世隔绝等压力因子的数据,却依然很难获得。虽然有些人身不由己地独处过很长时间,但如果他们是死囚、逃亡者或某些境况的受害者,那么他们对社会来说不具有代表性。尽管宇航员能为我们提供这方面的可靠信息,但他们都经过严格选拔,都超常坚忍和能干,因而也代表不了一般人群。

英国探险队医生库马尔曾在南极洲“协和”研究站连续待过11个月。他亲眼见过并亲身体验过极端隔绝对人的身心造成的影响。正在筹划载人火星任务的欧洲空间局(简称欧空局或ESA),就参考了库马尔在这方面的发现。库马尔说:“(载人火星之旅)必须首先考虑的事情之一,是适应新环境。如果我在英国乡村步行时,我的手套掉在地上了,我会把它捡起来再走。如果我在南极洲丢了手套,去捡它就可能失去手。那里冷得就连苹果手机的耳机线也会脆得一折就断。”

按照现有技术,载人去火星的单程(去或返)需时至少7个月。要实际开展载人火星之旅的话,就必须确保机组人员能够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危机。

太长时间与世隔绝,得不到一些必需品,多种知觉丧失,对人来说会造成什么样的破坏性后果?就算科学家对此不完全了解,但他们对此的认识也已有几百年了。据说,古埃及僧人兼隐居者(与世隔绝者)“大安东尼”如此说:“恶魔把无聊和怠惰强加给我,想以此打垮我。”也就是说,长期与世隔绝会造成极端无聊与怠惰,这会摧垮人的意志。

好莱坞科幻大片《火星救援》,探寻的是这颗红色行星能否支持生命这个主题。但科学家指出,未来人类登陆火星,不得不担忧的不只是食物、空气和水。

这就是好莱坞科幻惊险大片《火星救援》的开场。不奇怪的是,该片聚焦的是沃特尼生存所必需的物质条件。然而,他还必须与一个更险恶的风险搏斗,那就是极端的孤独感。事实上,在他的绝望处境中,心理危机非常巨大。科学家指出,任何载人火星任务都面临这样一种可能性:无论对男性还是女性宇航员来说,这一任务所造成的心理影响都远远超过他们之前的经历,超过地球上最恶劣条件对人造成的心理影响。非常孤独

这个火星日(火星上的一天),沃特尼感觉糟透了。当天,在他们机组的起居舱和火星车与时速近300千米的火星沙暴搏击了好几个钟头后,美国宇航局命令他们放弃任务,返回地球。在此过程中,一个通信天线阵碎裂,其中一块较大的碎片向着沃特尼飞来,最终打坏了他的生物监控器,而沃特尼本人也因这一重击晕过去。当他几分钟后喘着粗气醒来时,才意识到自己遭到了重击。这下子,他该死定了:此刻,只有他一人留在火星上。要等至少4年,救援队才会抵达火星,而仅有的火星基地只够维持他300个火星日的生存。